第一百零九章(【二更】迫不及待。...)_真假千金爆红娱乐圈
笔趣阁 > 真假千金爆红娱乐圈 > 第一百零九章(【二更】迫不及待。...)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一百零九章(【二更】迫不及待。...)

  房间里的灯光是可以自己调色调的,路穗穗喜欢暖橘色的光,一开始调的也就是这个光,不刺眼。

  她能感受到裴之行滚烫的体温,感受着他落在自己肌肤处柔软滚烫的唇瓣温度。

  他吻着她的唇,辗转往下。

  感受到她身体的僵硬,裴之行不急不躁地哄着她,他含着她的唇,亲吻着她的脸颊,吮着她的耳垂,密密麻麻的吻落在她肌肤上,带着他专属的气息。

  鼻息间满是酒味和男人身上独有的木质香。

  裴之行的衣物偶尔会喷一点香水,味道很淡很淡,只有靠近了才能闻到。

  两人呼吸交缠,此起彼伏。

  裴之行的唇一直在她身上,从上而下亲吻着,一直未曾挪开。

  隔着单薄的衣物,路穗穗能感觉到他炙热的掌心,正贴着她的腰侧,在往下。

  她被亲的,脑袋晕晕。

  不知过了多久,床边落了深绿色的睡裙。

  路穗穗的肌肤被激起渐渐轻颤,她有点儿冷,她下意识地往裴之行的怀里躲。

  她听到了裴之行的喘息声。

  从轻,到重。

  山里风大。

  风从窗户缝隙钻进来,掀起了窗帘一角。

  窗外的夜色越来越暗了,星星好像都羞的躲进了云层里。

  路穗穗感觉自己像是被放入了蒸笼里,全身都冒着热气,有些燥热难耐。

  但偶尔,她又觉得自己像是海里游弋的小鱼,被翻涌的海水操控,在海水里翻滚着,身体根本不再受自己控制。

  考虑到她是初次。

  裴之行用尽了所有耐心,取悦她。

  他比往常亲她的时候更温柔,他在哄她,在尽最大努力伺候她,让她舒服,让她愉悦。

  不知过了多久。

  她的呜咽声被他全数吞下,路穗穗的指甲在他肩上留下痕迹。

  她吃痛,裴之行含着她的唇,轻声哄着。

  …………

  窗外的窗帘好像被风掀动的弧度更大了。

  路穗穗迷迷糊糊的,有那么瞬间却也不确定了。

  头顶的灯光好似也被风吹动,随着身体起伏,而有了不一样的感知。

  两人身上分不清是汗还是别的,全混在了一起。

  察觉到她身体变化后,裴之行不再忍耐。

  他的呼吸很重,重到能烫红她的肌肤。他低头,埋在她脖颈处,在她身上吮出痕迹。

  ……

  夜越来越深了。

  外头的星星不知何时穿过云层跑了出来,天色好像变亮了,又好似没有。

  路穗穗不确定,也不知道。

  房间里满是暧昧的声响,旖旎的场面。

  女人男人的气息混在一起,让人光是听着声调,便面红耳赤。

  这一晚,在第二次进浴室之前,路穗穗几乎没能完整地说出一句话。

  连进浴室再次洗澡,也是被裴之行抱进去又抱出来的。

  出来时,路穗穗肌肤上泛着红晕,哪哪都是,几乎都是裴之行亲的。

  他发了狠似的,在她身上留了印记。

  房间里乱糟糟的。

  从浴室出来,裴之行抱着她去了隔壁卧室。

  再躺下时,路穗穗一个字也不想跟他说。

  她以前虽知道会痛,也知道裴之行这种闷骚又憋久的人可能会对她很狠,但她真没想到会这么狠。

  裴之行看她躲在角落里蜷缩的样子,嗓音沉沉地笑了声:“不动你了。”

  他低头,吻了吻她唇角,嗓音沙哑道:“还痛?”

  “……”

  路穗穗脸红,娇嗔睨他一眼,“别问了。”

  裴之行勾了下唇,“要问。”

  他将人捞入怀里,有一搭没一搭的亲着她,“跟我说说?我下回改进。”

  路穗穗没忍住,抬手捶了下他肩膀。

  这人是不知道害羞的吗!!!

  以前看着正人君子衣冠楚楚的,怎么现在……跟个老流氓似的。

  路穗穗不知道,男人在喜欢的人面前,在这种事情上永远都有无师自通的本领。

  她卷着被子,瞪了他一眼:“没有没有。”

  裴之行笑了声,“真没有?”

  他碰着她的唇,“那你意思是我表现还行?”

  “……”

  她又没有对比,她怎么知道。

  但想到以前听到的看到的小说,对比一下,好像是还可以。

  想到这,路穗穗的脸又红了。

  她避开裴之行目光,钻进被子里:“不知道不知道。”

  她害羞道:“我要睡了。”

  裴之行把人欺负的惨了,也不急于这会得到答案。

  他弯了下唇,把她头发别在耳后,低语:“好。”

  他顿了下,想着说:“不过现在外面有星星了,想不想就在阳台看看?”

  路穗穗一怔,有点想,可是又没力气。

  裴之行看出她的渴望,朝她张开手:“我抱你去。”

  路穗穗:“谢谢。”

  裴之行挑了挑眉,将人抱起往外走。怕路穗穗着急,裴之行还给她裹了一条小毯子。

  出去后,路穗穗才发现漆黑的夜空真的变了。

  夜空中悬挂了很多闪闪发光的星星,它们闪耀着,在漆黑的夜空中悬挂着,像银河。

  路穗穗之前录《一起去旅行吧》的时候,也看过这么漂亮的夜空,但感觉是不同的。

  那时候,她身边是路年年和朋友,但这会不同,陪在她身边,和她一起看星星的,是裴之行。

  是她喜欢的人,是她的男朋友。

  “冷不冷?”

  山里夜里凉。

  裴之行垂眸看着怀里人,低声询问。

  “不冷。”路穗穗轻眨了下眼,直勾勾望着夜空:“好漂亮呀。”

  裴之行笑了下,“还不错。”

  他目光灼灼看着她,顺着她视线看了眼夜空,而后又将目光落在了她身上。

  路穗穗收回视线时,恰好和他眼神撞上。

  她微顿,不解问:“看我做什么?”

  “你比星星好看。”裴之行诚恳回答。

  路穗穗被他的话逗笑,轻哼道:“花言巧语。”

  她好奇:“你们男人事后,是不是都会变得会说话一点,会哄人一点?”

  “……”

  裴之行真心觉得自己挺冤枉的。

  他什么时候不会哄路穗穗了?

  他一直都会。

  他低头,蹭了下她鼻尖:“别人不知道。”

  他顿了下,在路穗穗竖着耳朵时说,“你的话,我不是一直会哄你?”

  路穗穗哽住。

  她忍了忍,还是没忍住笑了。

  “噢。”

  她戳了戳裴之行的喉结,笑道:“那你之前怎么……只会给我送糖?”

  裴之行微顿,解释:“你喜欢。”

  他看她,“不喜欢我送的糖?”

  “也不是。”路穗穗想了想说:“就觉得你跟追初中小姑娘似的。”

  还送糖。

  裴之行哭笑不得。

  他捏了捏路穗穗的脸颊,“还看吗?”

  路穗穗摇摇头,“不看了,有点儿困。”

  她身体累,精神累。

  裴之行了然,将她重新抱回卧室。

  再次躺下,路穗穗是真困了。

  她跟裴之行说了声,便睡了过去。

  裴之行盯着她睡颜看了须臾,拥着人也跟着睡了过去。

  翌日,路穗穗醒来时,窗帘都挡不住外头的阳光了。

  一侧没了人,她动了动身体,全身酸痛,身体的异样提醒她昨晚发生了什么。

  她其实是清醒的,但又好像不是。

  在床上发了一会呆,路穗穗才准备起来。

  她才刚挪动了一下身体,裴之行从外头进来。

  两人对视一眼。

  路穗穗下意识想躲,裴之行举着手机,跟对方说了两句挂断,朝她走近。

  “饿了吗?”

  路穗穗眼神飘忽,哪都看,就是不看他。

  裴之行忍着笑,低声道:“抱你去洗漱?”

  路穗穗:“……我自己应该可以。”

  话落,她挣扎着起来,结果脚刚踩到地板,身子就不受控地往旁边倒。

  裴之行眼疾手快将人抱住,直接抱进了浴室。

  “……”

  路穗穗此刻,一个字也不想说。

  太丢脸了。

  裴之行看她红透了的耳朵,轻勾了勾唇。“穗穗。”

  路穗穗:“嗯。”

  裴之行挤好牙膏,把牙刷递给她,温声道:“先刷着。”

  路穗穗:“我可以。”

  对着裴之行的眼神,她摸了下鼻尖说:“刚刚是意外。”

  她刚刚是对自己认知不深,用了力,但现在路穗穗敢保证,她绝不会再摔。

  “真的?”

  裴之行半信半疑。

  路穗穗:“……真的。”

  她无奈:“相信我。”

  裴之行相信,但人也没走。

  看路穗穗站起来刷牙洗漱完,他才陪着她离开浴室,往楼下走。

  “难受吗?”

  他问。

  路穗穗:“一点点。”

  她红着脸,“别问了。”

  她都不好意思回答。

  裴之行摸了摸她脑袋,“你护肤,我下楼给你弄早餐。”

  “啊?”路穗穗第一时间产生了怀疑,“你会啊?”

  裴之行:“……热牛奶和吐司,我会。”

  路穗穗:“……”

  她就知道,对裴之行说的早餐,不该抱太大希望。

  裴之行看她表情,“不想吃这两个?”

  路穗穗:“我想吃热的,冰箱里有饺子吗?我们煮点饺子吃?”

  裴之行:“我去看看,你在房间里休息。”

  “噢。”

  裴之行下楼,拐进厨房。

  饺子和馄饨都有,但他不会煮。

  最后的最后,裴之行给陈姨发了个消息,让她教。

  水饺不难,把水烧开放下去煮好就行。

  路穗穗下楼时,裴之行还在跟陈姨聊天。

  陈姨在说路穗穗喜好吃的酱汁怎么调,听到两人对话声,路穗穗没好意思过去。

  到电话挂断,她才走近。

  刚刚在房间里做了会拉伸,路穗穗真心觉得自己重新活了过来。

  “会煮吗?”

  裴之行颔首:“陈姨教了,我试试。”

  路穗穗:“我来吧。”

  “不用。”裴之行拒绝她,“去休息,我来就行。”

  路穗穗扬扬眉,看他自信的模样,还真走了。

  男人,总要尝试做饭,不然他们会变成“废物”。

  事实证明,裴之行厨艺天赋一般。

  味道不好,但至少熟了。

  吃过早餐,路穗穗看了眼时间,十一点了,也没什么想出去玩的心思。

  两人窝在家里休息,到傍晚,裴之行才带她去附近山里转了转。

  这边景点不多,来这儿的都是清闲度假的,就每天睡到自然醒,夜里看星星的那种。

  晚上,路穗穗亲自下厨,给裴之行做了一条鱼。

  上次答应他的,她亲自做了。

  路年年知道两人在度假,也知趣的没来打扰,她可不想被裴之行拉入黑名单。

  周二这天,路穗穗跟裴之行才打道回府。

  裴之行周三必须要去公司了,两人不得不走。

  知道要回去了,路穗穗开心又不舍。

  不过落在裴之行眼里,她只有开心。

  “很开心?”

  路穗穗:“……”

  她面不改色撒谎,“哪有。”

  她不会承认,因为这两天被裴之行折腾的,她迫不及待要回家睡个好觉了。

  裴之行盯着她看了片刻,淡定道:“你脸上写着开心回家这个答案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bqghh.cc。笔趣阁手机版:https://m.bqghh.cc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