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4章 第一百三十四章_真假千金爆红娱乐圈
笔趣阁 > 真假千金爆红娱乐圈 > 第134章 第一百三十四章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134章 第一百三十四章

  路年年以为,许礼被她这么一打击,会退缩。

  谁曾想,他还能厚着脸皮回复自己,告诉她,那他以后多跟杨姨学一学。

  路年年:「你想得美。」

  去跟杨姨学,意味着再去路家。那他不是被路景山邀请去家里,那只能是跟自己一块去。

  路年年深深觉得,几年不见,许礼心机深了很多。

  跟许礼聊了会,路年年转头认真看其他演员拍戏。

  “年年。”

  同剧组演员过来,和她聊天,“没事了吧?”

  大家都知道她请假这事。

  路年年笑了笑,“没事了。”

  她跟演员聊着天,其乐融融样子。

  路年年在剧组向来受欢迎,无论男女老少,都很喜欢她。

  跟演员闲聊了会,路年年开始看晚上要拍的那场戏角色。

  她虽是条不上进的咸鱼,但对演戏还是重视的,每一场戏,她都在认真对待。

  路年年拍完今天的戏离开片场时,时间不早了。

  她下午便收到了许礼发来的消息,说他到家了。

  回酒店路上,路年年再次收到他的消息,问她结束没有。

  路年年往上翻了翻,发现最近一段时间,许礼给自己发消息的次数频繁了很多。而且,关心的也大多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。

  路年年轻哼了声,低垂着眼回他:「结束了。」

  许礼:「到酒店了?」

  路年年:「还没有。」

  许礼:「让司机开慢点,到酒店跟我说一声。」

  路年年知道他什么意思,但就是想挑刺。

  她现在就是个小刺猬。

  路年年:「跟你说什么?我回酒店了干嘛要告诉你,许导是警察吗。」

  许礼:「……」

  路年年:「?」

  许礼:「我放心一点。」

  路年年:「哦。」

  她瞅着许礼回复,还有点惊讶他不生气。

  说实话,要是有人这样杠自己,她早就将人拉黑了。

  思及此,路年年稍微收敛了一点,反思了一下自己。

 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。

  许礼问她拍摄顺不顺利,路年年如实回答了两句。

  不知不觉,回酒店这段路变得很短,一眨眼功夫便到了。

  下车时,路年年还跟小秋在说:“好快啊。”

  小秋:“啊?”

  她一脸震惊,“哪快了。”

  之前路年年还嫌弃酒店离片场远,她拍早上戏的时候要比在其他剧组时早起半小时。

  路年年睇她一眼,傲娇说:“就是快。”

  小秋瞅了眼她抓着的手机,小声嘀咕:“跟喜欢的人聊天,时间就是过得很快的。”

  路年年:“……”

  因路年年拍戏的缘故,许礼只有在她休息间隙,或晚上会来打扰。

  路年年没松口说让不让他追,许礼默认她是同意了,就算不同意,他也会追。在这件事情上,他不讲理。

  除了聊天。

  路年年有两回还收到了许礼让人给她送的东西。

  一次是花,一次是星黛露。

  看到星黛露那个娃娃时,路年年有片刻惊讶。

  她隐约觉得,和她上回在娃娃机看到的一模一样。

  问过许礼后,许礼告诉她,就是那个娃娃机上抓到的。

  路年年:「花了多少钱才抓到的?」

  她觉得那个娃娃机有坑,老板故意搞的,那个爪子特别松。

  许礼:「一百。」

  路年年:「……这个星黛露去淘宝买,估计不超过二十块。」

  许礼:「。」

  路年年:「简直浪费钱。」

  许礼:「抱歉,下回我注意。」

  路年年看他这样,也不好说重话。

  她正思索着要怎么缓解一下此刻的氛围,许礼又发了条消息过来,问她:「还喜欢吗?」

  路年年一怔,拿着面前的娃娃端详了须臾,很勉强地回他:「还算可以吧,挺可爱的。」

  许礼:「嗯。」

  路年年:「……」

  许礼:「怎么了?」

  路年年:「没事。」

  她算是发现了,许礼是个不怎么会聊天的直男。

  但偏偏,她就是喜欢这个直男。

  在路年年杀青前,许礼又来给她探过一次班。

  来之前,他没跟路年年说,毕竟许礼在片场不单单是她一个熟人。是人出现在片场,路年年看到他恍若从天而降一般才反应过来。

  但许礼好像很忙。

  请她去吃了个饭,又给她做了顿早餐后,便消失不见了。

  路年年知道,他在筹备新电影。

  至于电影内容,她没问,许礼也没说。

  两人说开后的一天,路年年重新去看了许礼之前拍的那部电影。

  最开始看的时候,她隐约有点熟悉的感觉。直到重看,联系许礼身上发生的那些事,路年年后知后觉发现,电影里的主人公,有点像她和许礼。

  有点像,但又不完全是。

  看完那天,她在深夜给许礼发了条消息,问他是不是按照他们写的。

  许礼告诉她,有一半是,但他们的结局不会和电影一样。

  他当时只是恰好写了这么一个故事,拍了这样的一部电影。

  路年年信了。

  其实她也觉得,他们不会和电影里一样。她不是那个女生,许礼也不是那个小可怜。

  过去或许是,但现在绝对不再是。

  路年年新剧杀青这天,不意外上了热搜。

  许礼还托人给她送了花,恭喜她杀青。

  回酒店路上,路年年接到他电话。

  “喂。”

  路年年手里还捧着花,低垂着眉眼,“你没在忙?”

  许礼:“在。”

  他低问:“花收到了吗?”

  路年年“嗯”了声,抿了下唇说:“谢谢。”

  许礼没搭腔。

  安静了会,他问她,“杀青了回家吗?”

  路年年:“我准备去我姐那边。”

  许礼“哦”了声,克制地问:“去几天?”

  路年年:“再说吧,我杀青了没什么工作,能待几天待几天。”

  许礼无言,应声:“那注意安全。”

  “知道。”

  路年年不知道的是,世事无常。

  她根本就没想过,来给路穗穗探班会出事。

  在被绑架的那瞬间,在车子被撞击,她迷迷糊糊醒来又晕倒的那瞬间。

  路年年忽然很后悔。

  她很后悔为什么不答应许礼,她怎么可以还没谈过恋爱就死掉,这也太不划算了吧!

  ……

  在医院醒来的刹那,路年年的第一想法是,她要谈恋爱,她不管了,她就是要谈恋爱。

  这样,就算哪天出了意外,也不至于死而有憾。

  至于别的,她考虑不了。

  她就是自私,她就是想先满足自己内心的那些渴望和愿望,她不想去管以后的事,她想更快乐的活在当下。

  醒来后,路年年被送去做了全身检查。

  许礼全程陪着她。

  路年年隐约觉得,许礼看自己的眼神很不对劲。他好像在生气,可他又没有过分表露出来,跟自己说话时,语气都没变,就很平静,平静到让她觉得害怕。

  趁着许礼去找医生,路年年小声问汪珍和小秋,“许礼是不是……被我吓到了?”

  汪珍睇她一眼,“你说呢,谁没有被你和穗穗吓到。”

  路年年一脸无辜看她,“那是坏人的问题,不是我跟我姐的错。”

  谁能想到他们会这么丧心病狂。

  汪珍:“知道你有理。”

  路年年吐了吐舌头,无比可爱,“珍姐,你还没告诉我呢,他是不是被我吓到了。”

  “你没问许礼?”

  路年年“嗯”了声,她不敢问,她害怕。

  而且她觉得,就算是自己问了,许礼也不一定会回答自己,倒不如问汪珍和小秋,问她们能最快知道自己想知道的。

  汪珍叹了口气,“是吧。”

  她说:“我感觉许礼……有点儿疯。”

  她看路年年,“你有这种感觉吗?”

  路年年眨眼,其实是有的,她隐约有感觉,许礼对某些事很执着,他的那种执着,是偏病态的。

  以前时候,她就觉得许礼有点怪。

  他是个洁癖非常非常严重的人,一丝不苟,做什么都好像有个标准。

  怎么说呢。

  路年年回忆了一下,就是他的衣领一定要压平,不能有一点儿褶皱。他的书本,他不允许别人在上面写字,一定要干干净净。

  有一次,路年年不小心画了一笔,被许礼看了一眼,那一眼,她感觉许礼想把自己灭口。

  总而言之,许礼这个人就是有些病态的执拗。

  无论是对人还是对事,都执拗到让她不知道怎么评价。偏偏,这种执拗是她喜欢的。

  想了想,路年年点头:“然后呢?”

  她问汪珍,“他前两天发疯了吗?”

  汪珍:“他在我后面赶到的。”她回忆了一下当时那个场景,也有点不知道该如何评价。

  路年年看她难言的样子,猜测道:“他不会为难医生了吧?”

  “没有。”汪珍说:“但他到的时候,我感觉走廊的温度都降低了十度,要不是我知道我是在溪水镇,我差点以为我在西伯利亚。”

  路年年:“……”

  “还有。”汪珍说:“你检查完被推出来时。”

  她顿了下,“许礼克制亲你的样子,我跟夏莉大受震撼。”

  许礼克制地在亲路年年,他垂落在两侧的手拳头握紧,有种想亲,却又不忍触碰的感觉。

  那个时刻有没有亲到,汪珍自己也不确定。

  反正她觉得是有,但夏莉说没有。许礼的唇只是拂过了她额间,很克制地挪开了,然后在护工把她搬到床上的时候,一直在旁边沉着脸,护工被他吓得瑟瑟发抖。

  汪珍猜测,要不是许礼怕弄疼她,他是想自己上手的,因为他觉得其他人都照顾不好路年年。

  路年年瞪圆了眼,“他还偷亲我了?”

  汪珍:“这是重点吗?”

  路年年讪讪,“难道不是吗?”

  汪珍睇她一眼,不想说话。

  “还有呢。”

  “还有——”汪珍小声说:“知道你和穗穗都没有生命危险后,他跟裴总去了绑匪那边。”

  因为连环车祸的缘故,有两个绑匪也受伤了。

  路年年:“啊?”

  汪珍:“裴总是斯文人,没动手,但许礼不是。”

  许礼进去,也没管人伤的重不重,拽着人衣领从病床上拖到地上,狠狠地揍了一顿。

  汪珍听到消息过去时,正看到许礼抓着其中一人头发,漫不经心地将那人脑袋往地上撞。

  那个声音,听得让人心里发慌,心惊胆战。

  偏偏,没一个人敢去阻止。

  医生束手无策,其他人冷眼旁观。

  裴之行是帮凶,在漫不经心地踩着对方的脚,不让人动弹,不让人反抗。

  “你不知道,许礼的那个眼神——”汪珍压着声音告诉她,“要不是还记挂着你,我感觉他有杀人的冲动。”

  路年年:“……”

  她想象了一下那个画面,似乎能想象出来许礼充满戾气的样子。

  她正想继续问,许礼回来了。

  看到许礼出现,小秋和汪珍不自觉站了起来,喊道:“许导,医生那边怎么说?”

  许礼:“没大碍,回鹿城再检查一遍,好好休养。”

  汪珍松了口气,看向路年年:“正好在放假,这段时间就好好休息吧。”

  路年年被迫点头。

  汪珍和小秋离开后,路年年看向旁边的人。

  许礼目光沉静,正目不转睛盯着她。

  对上他视线半晌,路年年示意:“坐吗?”

  许礼坐下。

  一时间,路年年觉得病房内的空气稀薄了些许。

  她缄默了会,伸出手想去拿水。

  还没碰到,许礼先开口问:“要喝水?”

  “嗯。”

  路年年看他拿过水杯,她正要接,许礼不知从哪找出了一根习惯,插|上然后送到她嘴边。

  路年年:“……我可以拿。”

  许礼没松手,就这么看着她。

  路年年微窘,被拍张嘴,含住了那根吸管。

  就着许礼的手,她喝了小半杯水。

  莫名其妙,路年年觉得这温白水还挺甜。

  喝完水,两人继续沉默。

  路年年实在是受不住许礼看自己的眼神,出声道:“你盯着我看做什么?”

  许礼:“怎么了。”

  路年年:“你不能玩手机吗?”

  “没什么好玩的。”许礼如实回答。

  路年年微哽,“那你也不要一直盯着我啊。”

  许礼沉默片刻,低声道:“抱歉。”

  他只是想看着她,想让她时时刻刻出现在自己的瞳眸里,这样的话,她就不会受伤。

  他一道歉,路年年反而不知道怎么办了。

  她想到刚刚汪珍说的话,浅声道:“我没不让你看的意思……”她抿了抿唇,轻声说:“但除了看我,你应该还有别的事要做吧?”

  许礼不可能这么闲的。

  路年年想。

  许礼:“没有。”

  路年年不敢相信看他,“啊?”

  许礼:“我现在只有一件事要做。”

  路年年看他,轻眨了眨眼,下意识问:“是什么?”

  许礼目光幽深地盯着她,嗓音沉沉道:“看紧你。”

  路年年:“……”

  作者有话要说:年年:大可不必。

  还有最后一章!!!

  然后推荐好基友山有青木超好看的文,大家喜欢的话可以去支持一下!

  《偏执大佬靠爱我续命[穿书]》

  乔蓁蓁重活一世,才知道自己是一本小说里的女主

  文中的她本该美满顺遂,穿书女配却步步为营,夺走她的一切

  而她在经历父母离异、高考失利后,被几个混混绑架了

  一同被绑走的,还有总跟着她的男配池深,最后她获救、池深却死了

  每个人都说,她是因祸得福,既保住了性命,又摆脱了跟踪她三年的变态

  至于像池深这样不合群、性格古怪、身上总有油污味的怪胎,死了也就死了

  所有人都觉得她该庆幸,却无人知晓,池深是为了保护她而死,死之前只对她说了一句话——

  “你别害怕我。”

  这句混合了油污味和血腥气的话,她记了十年,午夜梦回,都是少年沾了血的脸

  一朝重生,她回到了高三时代,当着所有人的面,走到角落的少年面前——

  “不想我怕你,就别总躲在暗处偷看”

  少年抿起薄唇,苍白的脸愈发无色

  乔蓁蓁笑了:对我好点,以后允许你光明正大地看

  小剧场:

  乔蓁蓁需要收集好感度,才能帮注定早夭的池深续命

  乔蓁蓁:有点难啊

  少年沉默,好感度:+10

  乔蓁蓁:?

  看一眼好感+20,抱一抱好感+50,亲一口好感+100

  好家伙,金手指竟在我身边感谢在2021-08-0720:36:48~2021-08-0820:05:1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~

 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:31158886、痴痴的小痴20瓶;白诗酒ing19瓶;树树树木木木10瓶;汤圆馒头5瓶;星愿4瓶;林不林1瓶;

 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,我会继续努力的!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bqghh.cc。笔趣阁手机版:https://m.bqghh.cc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