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十章(【一更】御姐x软妹,哪位...)_真假千金爆红娱乐圈
笔趣阁 > 真假千金爆红娱乐圈 > 第九十章(【一更】御姐x软妹,哪位...)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九十章(【一更】御姐x软妹,哪位...)

  正跟裴之行说着,路景山电话来了。

  对路景山的这个电话,路穗穗真一点都不意外。

  其实在视频发出去之前,她就设想过,路晴画父亲一定不会舍得看到自己女儿出事的,他不会找路穗穗,第一个会找路景山帮忙。

  因为路穗穗爷爷奶奶的事,路景山对自己的两个弟弟一直都是优待的,很多事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过去了。

  毕竟,他算是间接让父母去世的罪魁祸首。

  这些年,他心里也一直都存着愧疚感。如果不是因为他,如果不是因为他和苏瓷坚持那天去找穗穗,身体健康的他们不会那么早离开。

  因为这个事,他对两个弟弟都特别好,对他们的家里人更是如此。

  这也是为什么,裴之行会觉得路景山在家事上,有些优柔寡断的缘故。

  经历不同。

  他那个年代走出来的人,跟裴之行这个年代的也不同,想法什么的自然就不一样了。

  “爸。”

  路穗穗接通。

  路景山应了声,淡声道:“穗穗,如果你二叔二婶给你打电话,说什么你不用听也不用理。”

  路穗穗一愣,很是惊讶:“啊?”

  她知道路景山护短,也很爱她,但说实话,在这个电话之前,她其实也以为路景山被二叔说动了,想替路晴画说两句话。

  路景山冷嗤道:“晴画这么不懂事,他们竟然还想着求我们放过她,大人不记小人过。”

  想到自己亲弟弟提出的要求,路景山就觉得生气。

  他女儿是亲生女儿,难道自己女儿就不是?再说,他路景山的女儿被弟弟的女儿这样欺负,路景山就算是再对他们有愧疚感,也难以忍受。

  路晴画该受到什么惩罚,那都是她自找的。

  路穗穗听着路景山说的话,惊讶地和裴之行对视了眼。

  裴之行兀自一笑,无声说:你爸也护短。

  这是事实。

  路景山护短,护亲人,更护女儿。他这刚找回来的女儿,谁也不能欺负。不说是弟弟和侄女,就是自己,他都舍不得对路穗穗说句重话。

  之前,路穗穗只说路晴画用言语攻击她,骂她和苏瓷是扫把星。

  路景山并不知道,路晴画甚至还想撞她,还想伤害她。

  晚上看到那些曝光的视频时,路景山是愤怒的,无比愤怒。

  听路景山说完,路穗穗抿了下唇:“好的,我知道了。”

  路景山沉声问:“你跟阿行在一起吗?”

  莫名,路穗穗有点窘,“嗯。”

  “把电话给阿行,我有两件事想拜托他。”

  路穗穗:“好的。”

  把手机递给裴之行,路穗穗拿着桌上的空杯子进了厨房。

  倒了一杯水喝下,她转头看向客厅。

  裴之行姿态慵懒的在跟路景山说话,她这边听不得很清楚,但依稀能看清楚他说话时的神情,眉眼低垂,看上去还有点随性。

  路穗穗盯着看了会,决定给两人点说话时间。

  但她没手机,也略显无聊。

  在原地思忖了会,路穗穗捧着装满水的杯子回到沙发上。

  一过去,裴之行便抬头看了她一眼。

  两人对视一眼,路穗穗无声启唇:你接你的。

  裴之行笑了下,捏着她的手把玩着。

  好一会,电话挂了。

  路穗穗转头,“我爸说什么了?”

  “没听清?”裴之行问她。

  路穗穗点头:“嗯。”

  裴之行莞尔,“路叔让我看好你。”

  “看好我?”路穗穗懵逼,“为什么?”

  裴之行无言,捏了捏她鼻尖道:“关键时刻,注意点比较好。”

  后面的话他不说,路穗穗也明白的。

  其实除了这个之外,路景山还问了问裴之行对处理这件事的一些想法。

  路景山是护短,可毕竟有个大伯的身份摆在那里,不知道自己怎么做那个度才是合适的。他怕自己对路晴画太宽容,让路穗穗不高兴。

  不过这个,没必要跟路穗穗提。

  听裴之行说完,路穗穗应了声。

  “那现在,裴总可以送我回家了吗?”

  已经快一点了。

  裴之行勾了下唇,看她,“还回家?”

  “……”

  路穗穗睇他一眼,垂眸看他那双大长腿:“你总不希望我爸回来的第一件事不是处理网上这堆烂摊子,而是打断你的腿吧。”

  裴之行:“……”

  与此同时,路晴画那边的情况和他们这儿的和谐截然不同。

  在知道网上的那些爆料后,路晴画开始在家里发疯。

  很多事,她都瞒的很好,怎么可能还会曝光出来,到底是谁?路穗穗不可能会有这个本事,那么便只有一个可能性了。

  想到是谁做的,路晴画气的直接砸花瓶。

  朱慧云听到动静上楼时,气愤不已:“你还有脸在这里发脾气?”

  她愤怒道:“我们家的脸都要被你丢光了!!”

  “丢光怎么了。”

  路晴画看向她,“如果不是你们,我会变成现在这样?”

  她咬牙切齿说:“是你们的错!我现在之所以会变成这样,全是因为你们。”

  闻言,朱慧云不想和她计较那么多。

  她沉着脸,冷着声道:“你爸现在正在给你大伯打电话,你先祈祷你爸能说动你大伯对你手下留情,不然我和你爸都保不住你。”

  “呵。”路晴画冷嗤一声:“我不需要你们保!”

  她看向他们,讥讽一笑道:“你们还是自求多福吧,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藏――”

  话还没说完,就被朱慧云呵住了。“住嘴!”

  朱慧云脸色一沉,暴怒道:“你是不是真的不想活了?”

  路晴画嘴唇动了动,没再言语。

  “给我老实待在房间里。”朱慧云警告看她一眼,“再让我发现你乱来,你等着被送出国吧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朱慧云一走,路晴画被手机铃声吵到烦躁,直接接通。

  “什么事?”

  路晴画经纪人听到这话,按捺住自己的脾气,沉声道:“控制不住了。”

  “什么?”

  “舆论。”经纪人说:“《耀眼之星》那边发来了解约通知,还有你之前签的两个代言合同,也都跟我这边联系了。”

  “解约就解约。谁怕谁?”

  路晴画破罐子破摔。

  闻言,经纪人冷笑了声:“你知不知道自己的签约费多高?解约费最低三倍起价。”

  路晴画冷静了下,“那现在怎么办?”

  经纪人也没办法。

  这种情况,还是头一回遇到的。

  她其实知道路晴画有很多问题,在国外带她的时候就知道,路晴画爱玩,但这个圈子里的人,没有人不爱玩。

  而且只要你有才华,你就算是再怎么爱玩都可以。在国外没有人在意这一点,但国内不同。

  更重要的是,路晴画得罪的人不同。

  她得罪的是路穗穗,路穗穗有粉丝,有裴之行和路景山护着,他们不会轻易放过她。

  在路晴画挂断电话的时候,那些解约邮件通知全到了她经纪人那边。

  品牌方铁定了心要解约。

  而且,因为她造成的损失是路晴画负责的,这是签约时就有的条件,如果艺人出现什么不可抗议原因要解约,责任在艺人这边,那全权艺人负责。

  除此之外,路晴画的微博粉丝直接掉了上百万。

  她国内微博本身也不多,这会更是狂掉。骂她的,各种爆料也全都出来了。

  在这个娱乐圈,她就算是再有本事,再想翻身,也不可能了。

  这还不够。

  当晚,正当大家疑惑路穗穗竟然是路家大小姐,是路年年的亲姐姐时,格恒那很久很久没有消息的官博忽然有了动作。

  格恒电器,是个老牌子的电器。

  口碑,还有产品各方面都很厉害。更重要的是,格恒电器是第一个做了出口电器的集团公司,产品畅销国内外,是首个登上国际舞台的电器品牌。

  路景山是格恒的掌权人。

  因为年龄问题,格恒的官博等各方面宣传,都有点老干部的味道,跟时代脱轨的那种。

  格恒上一回的微博,还留在他们新出的一款电器产品上,是做的宣传。

  那款产品很特别,是路景山亲自参与了设计,跟了全程,所以发了微博广而告之。

  当时一上市,便卖到脱销了。

  国内外供不应求。

  所以这会格恒电器官博一上线,便有人察觉了。

  也是有人特意关注了。

  不负众望。

  在大家翘首以盼下,格恒电器官博发了几条微博。

  一是告诉大家喜讯,他们格恒电器的大小姐找回来了,之前因不幸被人拐走,去年刚找回,是路穗穗,格恒欢迎大小姐路穗穗回家。

  第二条微博是律师函,是格恒电器发给路晴画以及各位造谣营销号和部分网友的律师函。他们要对路晴画走法律程序,她对路穗穗做的那些事,一件也不能容忍。

  这两条微博一出来,粉丝直呼爽。

  太爽了。

  但也有人质疑,路晴画既然是路穗穗的堂姐,他们有血缘关系,那凭什么格恒电器可以对他们另外的一位千金发出律师函,难道路晴画就不算是格恒的大小姐吗?

  有人回答。

  她不完全算。

  格恒的掌权人是路景山,从十几年前就是了。以前,格恒做的其实没这么大,是路景山接手后,才有了现在享誉全球的格恒电器。

  更重要的是,有人查出,除了路景山外,路晴画的父亲以及她的三叔在格恒的股权占比都不重,甚至于连百分之五都没有。

  有人震惊,不是亲兄弟吗?为什么会这样。

  厉害的人迅速深扒出来,告诉大家,原来十多年前格恒出过事,闹过分家。当时路景山的两个兄弟要自立门户,把股权卖了出去,离开了格恒。

  是路景山一个人支撑,让格恒从那时候走到了现在。

  至于后来那自立门户的两个兄弟为什么又回去了,大家就不得而知了。但可以知道的是,格恒算得上是路景山一个人打下的江山,路穗穗的那两位叔叔真没什么权力。

  经网友这一分析,众人深谙,路晴画是真的玩完了。

  不单如此,曾经被路晴画欺负过坑过的人,也纷纷站出来指责她,控诉她,把她之前做的那些事公之于众。

  这一晚,微博上注定是热闹的。

  路穗穗和路晴画在热搜上挂着,一夜没下来。

  在大家讨论激烈时,其中一当事人回到家便早早躺下睡觉了。

  路穗穗真困了,撑不住了。

  翌日醒来,路穗穗看手机才知道格恒半夜发了微博,甚至还关注了自己。

  路穗穗一愣,笑着回关了。

  她是格恒关注的第二个艺人,除了她便只有路年年了。从头到尾,格恒都只认这两位大小姐。

  回关后,路穗穗扫了扫微博上的一些事态发展,退出微博,又给夏莉打了个电话。

  下楼时,路穗穗听到了楼下传来的躁动。

  她怔了下,听路年年在骂人。

  路年年今天清晨赶回来的,她昨晚半夜收到消息时,已经睡眼惺忪爬上微博,转发了路穗穗工作室的官博,表示支持。

  她还给格恒点了个赞,在那条说大小姐找到的微博下评论:「我姐路穗穗才是大小姐,欢迎回家。」

  她没想到的是,自己回来还没多久,二叔二婶便带着路晴画过来了,扬言说要跟路穗穗道歉。

  路年年一听就生气。

  “二婶,道什么歉呀?”

  朱慧云睇她一眼,浅声道:“年年,你晴画姐从小就在国外,我们也不在她身边,所以有些不懂事,要是哪里有得罪穗穗和你的,二婶代她向你们说声道歉。”

  “真好笑呀二婶。”路年年这会不管不顾的,直接道:“我姐姐还从小跟我们分开呢,她从小就没人教,她怎么就那么懂事呀?”

  她道:“二婶,你这借口太拙劣了。”

  朱慧云看她,皱着眉头:“年年,你怎么说话的?”

  “我就这样说话的呀。”路年年道:“二婶你怎么不问问晴画姐怎么说话的?”

  她理直气壮说:“她都敢那样骂我姐姐和妈妈,我为什么不能这样跟你们说话?”

  “你――”朱慧云有点被她这态度搞的恼火,“你个小屁孩什么都不懂,我们不找你,找你姐。”

  她顿了下,低声道:“年年,看清楚自己的身份。”

  路年年脸色一僵,她正欲开口,路穗穗的声音从后头传来。

  “二婶。”路穗穗面不改色问:“年年什么身份?”

  朱慧云尴尬一笑,“穗穗醒了呀?昨晚睡得好吗?”

  “挺好的。”

  路穗穗道:“二婶,你把话说清楚,年年是什么身份?”

  她微微笑说:“难道她除了是我的妹妹,我爸的女儿外,还有什么我不知道的身份吗?”

  朱慧云被她的话噎住,低声道:“穗穗,二婶不是这个意思。”

  “那你是什么意思?”路穗穗抬了抬下巴,牵着路年年到沙发上坐下,她可不想跟他们站着浪费时间和体力。

  朱慧云还想说话,一侧的二叔开口了。

  “穗穗,之前那些事是晴画的不对,你大人不记小人过,原谅她吧,我们带她来跟你道歉。”

  闻言,路穗穗抬眸看向她的这位二叔。

  她沉默了会,想了想说:“二叔,很多事不是道个歉便能解决的。”

  她看向一侧没说话的路晴画,“再说,我看晴画姐也没有想跟我道歉的意思。”

  话音一落,朱慧云掐了下路晴画手臂。

  经过一夜的发酵,路晴画深谙自己不给路穗穗道歉,这事便没完了。她做的那些事一旦要细究起来,她不单单会身败名裂,还会吃官司。

  她的所有一切,都会没有。

  思及此,路晴画心不甘情不愿地说了句:“对不起。”

  “你说什么?”路穗穗道:“不好意思,我没听清。”

  路晴画捏紧拳头,又说了声:“对不起!”

  “噢。”

  路穗穗笑,“我听见了,但我不接受你的道歉。”

  “你……”路晴画瞪着她,“你别得寸进尺。”

  闻言,路穗穗好笑问:“这就算得寸进尺?”

  她冷声道:“二叔二婶,我不需要道歉。该有的态度,我爸那边应该都告诉您了,我们虽然是有血缘关系的堂姐妹,但我还是希望按法律流程走。”

  她顿了下,看向路晴画:“我永远不会原谅你,不用再多挣扎。”

  听到这话,朱慧云和路穗穗二叔都格外不爽。

  一个丫头片子,竟然敢对长辈这样。

  “穗穗,你别太过分。”

  二叔说道。

  路穗穗正想说话,客厅出现了男人低沉的嗓音。

  “她过分怎么了?”裴之行从门口进来,神色寡淡:“她不能过分?”

  “阿行。”

  看到他,二叔格外激动,“我不是这个意思,就是她们是小姐妹,小打小闹而已,别闹大了让别人看笑话。”

  裴之行勾了下唇,“小打小闹?”

  他问:“我不觉得。”

  他看向客厅站着的三人,淡声道:“杨姨,是你开门让他们进来的吗?”

  杨姨:“……不是的。”

  她本来不想开门的,但是他们强硬推开了门。

  裴之行了然,看向他们,“没有经过主人同意私闯住宅,是不是也能报警?”

  没人说话。

  路年年在旁边小声逼逼:“我百度了,可以的。”

  二叔瞪她。

  裴之行:“请吧,不要再来烦路叔和穗穗。”

  他淡淡道:“如果你们再这样,我不介意插手处理这件事。”

  京盛一旦接手,路晴画不单单是身败名裂这么简单,她甚至可能会被裴之行送进监狱,再也没办法出现在路穗穗面前。

  裴之行有这样的本事,而他身后的京盛集团,更是会全力支持他。

  人走后,路年年嘟囔着:“她还好意思来。”

  路穗穗忍着笑看她,“别生气了。”

  她摸了摸她脑袋:“吃早餐没?”

  “没有。”

  杨姨立马道:“我去做,你们等一会。”

  “好。”

  路年年有好多话想跟路穗穗说,但看到旁边的裴之行,她决定再忍忍。

  “姐,你们聊着,我先回房间洗个脸。”

  看路年年上楼,路穗穗转头看向裴之行,“你怎么这么早来了?”

  “不来看你被欺负?”裴之行问。

  路穗穗:“哪有,我也怼他们了。”

  她根本就没想过要心软。

  裴之行垂睫看她,“做得好。”

  路穗穗兀自笑笑,低声问:“不觉得我很过分?”

  毕竟是有血缘关系的堂姐。

  “不觉得。”裴之行说:“还可以再狠一点。”

  路穗穗笑。

  其实不用她狠,路晴画的结局已经定下来了。

  就格恒和新影提供给路穗穗的律师,一定会将这场官司打得漂亮,有个让她和她粉丝都满意的结局。

  事实证明,也却是如此。

  当然,这是后话。

  官司需要的时间长,路穗穗把所有事情交出去后,便没再管。

  夏莉和她说了,就昨晚那些爆出来,路晴画没有退路了。她在这个圈子再也混不下去,而格恒要追究她的责任,那些她都跑不掉。

  她现在就是瓮中鳖,再也翻不起任何风浪,甚至于没办法再出现在路穗穗面前。

  ……

  想到这些,路穗穗心情放松了些。

  她不喜欢勾心斗角,但又不得不跟路晴画勾心斗角。她不再给自己挖坑,她的生活会快乐很多。

  杨姨做好早餐给他们三人。

  吃过后,裴之行跟路穗穗说了说官司的一些事项,偶尔需要她出席,但不是每次都必须到场。

  他问路穗穗,“官司赢了,想要她做什么?”

  “啊?”

  路穗穗愣了下,反应过来:“让她跟我还有我爸妈以及全网粉丝道歉。”

  她道:“很多粉丝其实是被她骗了才会那样的。”

  裴之行应下:“还有呢?”

  “还有。她之前爆出撞了的那个老人,她要负责。”路穗穗说:“钱弥补不了什么。”

  裴之行:“好。”

  至于其他的,法律怎么判就怎么判。

  她不想多加干涉。

  “还有一点。”路穗穗突然说:“我不想再看到她了。”

  裴之行弯了下唇:“知道了。”

  “不过不要做违法的事。”路穗穗说:“我就是想她出国。”

  路晴画既然喜欢国外,那就永远待在国外好了。

  裴之行:“好。”

  她的要求,他都一一应下。

  说了会,路穗穗托腮感慨:“让她永远不回国,是不是太狠了?”

  “不狠。”裴之行这个宠女朋友狂魔道:“挺轻的。”

  只是路晴画做的那些事,可能没办法那么轻松的让她出国。就她嗑|药这事,国内查得严,只要查出来,她免不了牢狱之灾。

  不过这个,裴之行暂时没打算告诉路穗穗。

  这事热度持续了好几天,路晴画的微博账号忽然注销了,连带着ins也是如此。

  她再没露过脸,好像消失了一样。

  路穗穗因为这事,不单收获了一大批粉丝,还有一群人每天都在深扒她跟路年年的关系。

  两人关系曝光,谁都没发微博单独说这事。

  但路穗穗一打开微博,就能看到粉丝以及粉丝在她微博下留言说深扒后才知道,岁岁年年有多好磕。

  有一天,路穗穗无聊点进一网友自己的微博进去,她主页全是剪辑后的视频。

  路穗穗点开一看。

  是她跟路年年录综艺的一些互动剪辑。

  路穗穗还没来得及看完,粉丝的留言弹幕从眼前飘过。

  「呜呜呜呜磕死我了啊。」

  「姐妹情yyds!!」

  「啊啊啊啊啊我到现在才知道,路年年之前在公益录制那里大喊我姐关注我了,指的是路穗穗啊。」

  「我愿意为两人取个名!姐妹携手共闯娱乐圈,打下娱乐圈的江山。」

  「好好磕啊。妹妹是家喻户晓的童星,姐姐是逆袭翻身的黑红女王,御姐x软妹,哪位大佬来写一写?」

  「草草草!!她们是亲姐妹,别乱来。」

  「写个同人文而已!!亲姐妹也可以,骨科难道不香?」

  「笔给你笔给你。」

  ……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bqghh.cc。笔趣阁手机版:https://m.bqghh.cc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