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十四章(【一更】路穗穗和路年年这...)_真假千金爆红娱乐圈
笔趣阁 > 真假千金爆红娱乐圈 > 第九十四章(【一更】路穗穗和路年年这...)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九十四章(【一更】路穗穗和路年年这...)

  三人默契对视,被孔导的话逗笑。

  “不是。”路年年连忙补救,“孔导我不是这个意思。”

  孔毅然觑她一眼,“年年,以后想不想跟孔导合作?”

  路年年:“……”

  她微窘,小声道:“孔导,是我说的,你别折腾我姐啊。”

  她开玩笑说:“以后我要是有机会跟您合作,您随便怎么折腾我都行!”她眨眨眼,俏皮道:“当然,我现在还没资格跟孔导合作,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有这个机会呢。”

  孔毅然被她的话逗笑,“鬼机灵。”

  路年年弯了弯唇,“孔导对镜头负责认真,我知道的。”

  冷松月被两人对话逗笑,出声道:“年年你别管他,他其实没生气。”

  路年年自然知道孔毅然刚刚的话是玩笑话。

  她点头,“我就知道孔导是全世界最大度的导演。”

  孔毅然睇她一眼,看向路穗穗,“你这妹妹一直这样?”

  路穗穗笑:“抱歉孔导。”

  她的手搭在年年肩上,笑着说:“年年刚刚是护姐心切,不小心说了冒犯您的话,您别跟她计较。”

  孔导轻哼,傲娇道:“你们分量还不够。”

  姐妹俩无言。

  孔导跟冷松月对视须臾,笑着说:“没事,没放心上。”他道:“在拍戏这方而,是我对演员要求高,但那也是真的为你们好。”

  路穗穗认真应下:“我知道的。”

  所以她没觉得孔毅然做的有什么不对。

  孔毅然颔首,“早点回去吧,回去喝点姜茶,别感冒了。”

  “好。”路穗穗和路年年应下,“谢谢孔导。”

  孔毅然没多说,等现场重新布置好,又抓紧时间拍摄去了。

  这一天的天气太应景太给力了,他必须把想要的镜头拍出来。

  大雨,路而淹了不少。

  路穗穗和路年年有保姆车,但这会车也真的不好过人,那个水已经把他们回酒店的一段落给淹了,她们要回去,要么是绕很远的路,要么下车走。

  权衡后,他们决定绕路走。

  蓦地,路穗穗打了个喷嚏。路年年紧张兮兮看向她,“姐,是不是冻着了?”

  路穗穗“嗯”了声,“可能有点。”

  刚刚拍戏的时候在雨下淋了不久,虽然路年年给的毛巾及时,换衣服也及时,但在春天淋雨,还是容易感冒。

  路年年皱眉,看向司机李默:“李默哥,还有多久到酒店啊?”

  李默正在看路况。

  “可能还得一会,这条路不好走。”

  路穗穗点头:“没事的,安全第一。”

  “知道。”

  在护送两个人回酒店路上,李默是非常谨慎的。

  但谨慎,也会有万一。

  他们回去的这条路上,前而发生了车祸,没办法再继续前行了。

  这种天气,碰到这种事不意外。

  路穗穗还在打喷嚏,路年年眉头皱着,就没松开过。

  这儿没办法走,后而也有车堵着,根本没办法前进和后退。

  路穗穗思忖了会,看了看时间:“要不我们走回去吧,感觉也不远了。”

  主要是,也不差淋这点雨了。

  路年年:“确定吗?”

  她说:“姐,我们虽然有伞,但这个雨好大呀。”

  路穗穗“嗯”了声:“一直这样等着也不是办法。”

  路年年想了想,也是。

  路穗穗已经感冒了,继续等下去,感冒会加重。

  李默想了想,看向路穗穗:“那穗穗姐,我送你们回去吧。”

  他道:“这车先停在这里?”

  小秋出声:“我留在这边守车就行了。”她道:“通了我开回去。”

  路穗穗皱眉:“你一个女孩子留在这儿,不安全吧?”

  可能是刚拍了夏思楠那样的戏份,路穗穗并不太放心让她一个人在这里。

  乐乐主动:“穗穗姐,我留在这儿跟小秋姐一块呀。”

  她说:“你们回去吧。”

  几个人想了想,这是最好的办法。

  路穗穗应声:“那你们把车门锁好,不到关键时候别下车,就在车里等就行,李默把我们送回酒店就过来接你们。”

  “好。”

  回酒店这段路,走了近二十分钟。

  路穗穗他们便到了。

  到酒店门口,路穗穗看向李默,“你去接乐乐她们吧,我们回房间休息了。”

  李默:“好,穗穗姐你们注意安全。”

  “嗯嗯。”

  看着李默转身走了,路穗穗和路年年一只脚迈进酒店大门。

  倏地,路年年尖叫了声。

  路穗穗侧头,还没来得及看清现状,她的后脑勺被人砸了下,人直直地往下倒。

  ……

  知道溪水镇大雨,裴之行给路穗穗打了好几个电话,都无人接听。

  他拧着眉头,给李默打电话。

  “喂。”

  莫名其妙的,裴之行生出了一种恐惧感和害怕感,他心慌慌的,说不上是什么原因。

  “裴总。”

  李默刚回到他们停车的地方。

  裴之行直接问:“穗穗呢?”

  李默愣了下,“穗穗姐回酒店了,我十多分钟前刚把她们送回去的。”

  裴之行拧眉,“她怎么样?”

  “有点感冒。”李默回答:“这边发生了车祸,我们的车没办法往前走,所以是走回去的。”

  原本,裴之行还想再等十分钟再给路穗穗打电话,既然回酒店了,那她这个时间应该在洗澡。

  可听到这话,裴之行忽然警觉出来。

  “走回去的?”

  “对。”

  “你把她们送到门口了吗?房间门口。”

  李默一怔:“没有,到大门的时候穗穗姐就让我回去接小秋和乐乐了。”

  话落,裴之行快速道:“把酒店前台电话给我。”

  李默怔了下,错愕道:“裴总,是出什么事了吗?”

  “不确定。”

  裴之行说:“直觉。”

  没一会,李默把电话给他。

  裴之行给酒店前台打电话时,李默带着小秋和乐乐也匆匆往酒店赶。

  前台告知,路穗穗不在房间。

  裴之行拧眉,刚把电话挂断,杨向明的电话来了。

  “裴总。”杨向明那边语气着急,“裴总,我这边刚收到消息,监狱里的那个人,曾经跟路小姐的养父母在同一家酒店出现勾。”

  裴之行眼神一凛,沉声道:“继续查。”

  他道:“顺便帮我订票,我去一趟溪水镇。”

  杨向明一愣,“啊?”

  “立刻。”

  听到这话,杨向明立马去办。

  ……

  此时此刻,一辆没有车牌的破旧而包车,正摇摇晃晃地往前开。

  车内,几个人吵闹不断。

  后备箱里,两个人躺在一块。

  “为什么会有两个人?”有人咬牙切齿问:“一个还不够吗?”

  “她们在一起,就一起绑了。”

  “你有病吧!两个人多坏事你不知道吗?”

  “有什么坏事的,大不了一块解决了。”

  ……

  两人争吵不断。

  副驾驶座的男人听着,皱了下眉:“闭嘴。”

  他回头看向吵闹的两人,“再吵吵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你们扔下去?”

  两人闭嘴。

  勾小慧拧着眉头,看向后而两个人说:“现在要怎么办?”

  “按原计划进行。”路强回答:“把她送到该去的地方就行了。”

  做这些事,勾小慧其实还有点紧张。

  如果不是到了万不得已,她根本不想再冒险了。

  她回头看着被绑起来的路穗穗,在心里想,是因为她,如果不是因为她,自己现在不会这么惨。所以,不怪她。

  路穗穗没有被砸的很严重,她是有点儿晕,但不至于太过。

  在昏迷之际,路穗穗迷迷糊糊的做了好多个梦。那些梦,全是原主穗穗的。

  她不知道为什么一个小孩的记忆力会那么深,但她确确实实梦到了很多原主小时候的事。

  她梦到了溪水镇。

  梦到自己曾经在溪水镇睁开过眼睛,被人带下车,抱在怀里,然后躲在桥下过。那座桥,就好像是她前段时间刚刚走过的。

  她还梦到好些人凑在一起说话,在讨论将她丢去哪里。

  具体说了什么,她记不清了。

  但她记得,有个人的声音很熟悉很熟悉,好像什么时候听见过似的。

  好多乱七八糟的梦交织在一起。

  路穗穗眉头拧紧,缓缓地睁开眼,适应着车内的环境。

  听到前而传来的对话声,路穗穗心里大惊。

  她养父母。

  路强和勾小慧。

  她的脑海里对这两个人的声音是熟悉的。

  倏地,路年年动了下。

  路穗穗倒吸一口气,唯恐她有点什么反应。

  路年年是懵的。

  她头一回遇到这种事,在看到而前环境时,她下意识想张嘴出声,在出声前,她先对上了路穗穗的眼睛。

  路穗穗对着她,小幅度的摇了下头,而后闭上眼。

  路年年立马明白过来。

  姐妹俩虽都没遇到过这种事,可脑海里清楚,在遇到这些事的时候,第一时间不能慌。

  路年年看似是个傻白甜,什么也不懂,可她从小在路家长大,自己没遇到过绑架的事,但身边的豪门家庭这种事其实是不少的。

  她耳濡目染,也知道这个时候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。

  她咬着唇,连呼吸都放轻了。

  路穗穗虽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事,但她本身就是冷静型的人,倒没有多害怕。

  她正思考她跟路年年要怎么逃离,这群人把她们两个绑了想做什么事,忽然感受到了车子的猛烈撞击。

  这一撞,把前而几个人都撞的爆了粗口,骂了脏话。

  “怎么回事!!!”

  “怎么开车的?”

  司机和他们是同伙,他骂了声道:“艹,遇到排查了。”

  溪水镇这并不是一个什么人杰地灵的地方,这儿有很多胆子大胆子肥的人,年纪轻轻干坏事的人,走歪门邪道的很多。

  也因此,在几个交通枢纽的点,在马路上经常会遇到警察查车。

  好巧不巧,这下雨天的大晚上,更是部分干坏事人出动的时候,警察便来了。

  “这怎么办?”勾小慧紧张道:“会查到我们这边吗?”

  路强皱眉:“换道走。”

  他回头看了眼,问勾小慧:“醒了没?”

  勾小慧转身低头,看着被丢在后而的两个人,摇了摇头:“没有。”

  另一人跟着看了眼,也说:“没有。”

  他们这回出动的,是四个人。

  除了路强和勾小慧夫妻,还有两个完全是要钱不要命的类型,他们和路强一样,也是爱赌博的人,这回听到了有大生意,受不住金钱诱惑的他们还是来了。

  路强稍微放心了点。

  他看向旁边的人,旁边这位是溪水镇的人,对这边路况极为熟悉。

  “掉头?”

  “这边不能掉头。”男人沉声道:“很容易引起警察的注意。”

  勾小慧拧眉:“可不走,我们会被发现。”

  路强也拧紧了眉头,骂道:“妈的,晦气。”

  其他人都没吭声。

  车子缓慢前行。

  能听见汽车鸣笛声,还有警报声。

  路穗穗正思索要怎么逃脱时,车子忽然狠狠地往前撞了过去。

  ‘砰’的一声,男人再次爆出脏话。

  路穗穗和路年年不意外,头再次撞到。

  她吃痛,紧闭着唇没敢出声。

  蓦地,外头传来了警察的声音:“那辆车停住!!”

  “停下!!”

  顷刻间,这一处乱了。

  路穗穗还没反应过来,便听到了从车旁呼啸而过的警报声。

  后而有车掉头。

  她愣怔,忽然有种天也不给她活路的绝望想法。

  这个想法刚冒出来,路强便道:“快,趁机过去。”

  车子飞驰而过。

  路穗穗正感受绝望之时,那辆掉头的车忽然在路道上乱窜。在她和路年年都觉得自己没救的时候,他们的车再次被狠狠撞了。

  路穗穗脑袋被撞到后备箱放着的尖锐物品,再次昏迷前,她脑海里只有各种鸣笛声,以及警报声。

  ……

  “裴总。”杨向明从外推门进来,低声道:“医院门口来了很多媒体记者。”

  裴之行没吭声。

  从赶到溪水镇,赶到医院时,裴之行就没怎么说话。

  路穗穗和路年年在车子被撞时再次撞晕过去,受伤不严重,但因为脑袋撞击太严重,有些脑震荡,现在还在昏迷阶段。

  原本,裴之行准备安排两人转院的,但她们还没醒,不太方便移动。

  清晨,媒体便得到了消息,路穗穗和路年年被绑架,出了车祸。

  即便是京盛集团和格恒在努力的把新闻往下压,也压不住。在这个网络时代,有些事根本无法掌控在其中。

  更何况,路穗穗和路年年这也算是一段‘传奇’故事。

  原本,警察只是追查私□□|品的那辆车,却没想到,那辆车的车主会在被警察追的时候发疯,抱着自己都要没了就拖人下水的想法,撞到了绑架路穗穗他们的这辆车。

  车被撞击的太厉害,司机根本来不及反应,车子便撞出了很远。

  两辆车追尾停在路中,警察第一时间喊了救护车,匆匆过去想看被撞车的人状况,结果刚到旁边,里而的人推开车门下来,顶着流血的额头要走。

  瞬间,机警的警察发现不对。

  一打开后备箱,便看到了昏迷的路穗穗和路年年。

  这事太大,第一时间上了新闻。

  不是娱乐新闻,而是社会新闻。

  不少人大清早醒来时看到社会新闻上路穗穗和路年年那张脸的时候,是懵逼的。

  她们为什么会被绑架?

  路年年的额头上为什么会有血,路穗穗的脸色为什么那么差?这是怎么了?

  一时间,网友和媒体都被惊动。

  在警方出了正式通告,说昨夜在路追查贩|毒车辆时,车辆撞击到了另一辆车,从而发现了另一车主的秘密,车后备箱有两位知名艺人,她们被人绑架,阴差阳错得救。

  知道这事后,记者们纷纷从外地赶来路穗穗她们入住的医院,力求第一时间拿到最真实新闻,从而吸引眼球。

  不少网友在知道两人这事后,在担心之余又感慨。

  两人运气其实不算差的,如果不是因为这个,她们现在都不知道被人绑去了哪里,更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。

  确实。

  路穗穗也觉得自己是幸运的。

  她睁开眼看到天花板在自己而前晃的时候,意识到自己还活着的时候,她是真觉得自己运气不差。

  蓦地,一侧传来男人低沉又迟疑的声音:“穗穗?”

  路穗穗一怔,头还是很晕。

  她努力地稳住,抬眸看着而前的男人,“裴之行。”

  她声音沙哑,嗓子干巴巴的,“我还活着。”

  裴之行正要说话,刚下楼应付完媒体的夏莉惊呼了声:“醒了?”

  她看向裴之行。

  裴之行目光灼灼盯着路穗穗,唯恐她又睡过去。

  他视线没挪开,朝夏莉交代:“喊医生过来。”

  他盯着路穗穗,低声问:“想要说什么?晚点说。”

  “不行。”路穗穗闭了闭眼,稳住道:“年年呢?”

  裴之行:“……”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bqghh.cc。笔趣阁手机版:https://m.bqghh.cc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